欢迎您访问中华功勋网 www.zhgx.net
首 页 | 资讯信息 | 历代王朝 | 中国近代史 | 中国现代史 | 民主党派 | 国防建设 | 功勋档案 | 红色讲堂 | 纪念活动寻访记 | 中国品牌
【寻访山东抗战老兵】王羽:此生最大心愿是不再打仗
www.zhgx.net  发布人:中华功勋网  发稿日期:2019-1-5 15:24:38
    老兵档案】姓名:王羽出生日期:1921年籍贯:四川省宣汉县现住址:山东临沂抗战经历:先后参加国民党第76师462团2旅1营3连2排5班、中国远征军。

    早年坎坷奔波讨生
  老兵王羽身世坎坷,自幼父母双亡,随兄长外出讨饭。后为生计谋,先后加入过川军独立营做勤务兵,以及抗日名将饶国华旗下部队的特务连。
  我老家在四川省宣汉县樊哙镇,十四五岁时父母就都去世了。
  我弟兄三个,大哥叫王兴德,手脚有残疾,是个残废人。二哥名王兴平,抽大烟,自己都顾不了自己。我当时的名字叫做王兴世。
  父母死了以后,家里没有田也没有钱,我只好跟随大哥外出要饭讨生活。后来,大哥吃了变质的食物死在了要饭的路上。别人看我可怜,介绍我到镇上到樊哙当地的川军独立营营长家里当勤务兵,干些杂活。
  一年多以后,独立营开到宣汉城里整编。因我年龄太小,部队发给我五块钱把我整编掉了。
  我后来和一块被整编掉的朋友叶家友流浪到了达县想找份工作。但找工作需要交押金,我们没钱交不起押金也就找不到工作。
  当时,川军饶国华的一个特务连正驻扎在达县,我们就找到特务连驻扎的地方,问门口的哨兵:“你们这里还要人吧?”
  当时我已经有十五六岁了,连长看着我身体还行,就把我们留下当兵了。
  队伍后来开到成都,之后又转到邛崃县,驻扎在邛崃的翰林院。
  一天晚上7点多钟,一个当兵的跟我说翰林院外面有唱戏的,“你不去看戏吗?”见我犹犹豫豫的,他还骂我胆子小,说我是个胆小鬼什么都怕。
  他这么一说,我就决定去了。跳翰林院院墙的时候,我一不小心踩到了石头上,扭了脚脖子,戏也没看成只好爬着回到了营房。
  没想到,第二天队伍就要开拔。见我扭伤了脚脖子走不了路,队伍也没给留钱也没给留物,就把我自己丢在了翰林院里出发了。
  队伍出发之后,附近的百姓到翰林院里,看见我一个人在翰林院里就问我:“你怎么没走呢?”
  我就告诉他们我脚脖子滑环了,走不了了。他们见我怪可怜,就帮我拽正了脚脖子,还天天给我送饭吃。
  过了四五天,我就能下地走路了。我跟照顾我的老乡说:“我得走,在这个地方我也没法生活。”
  我身上没有钱,也没有东西,没有什么可以报答人家,就只能给人家磕个头作个揖算是报答。
  多次参战两次负伤
  离开部队后,王羽一度在成都靠卖油条为生,后被抓壮丁,顶替富人家的孩子再次入伍,被编入国民党第二军第76师462团,先后参与了淞沪会战后期、南京保卫战前期的外围战斗,著名的昆仑关战役和湖南会战,并且先后两次负伤。
  离开邛崃我到了成都,住在和平街附近的一家旅店里。旅店非常脏,到处都是臭虫和跳蚤,但是便宜。
  为了维持生活,我开始卖油条,每卖四根能赚一根。
  这样维持了不到半个月,遇上了查店抓人的,我就被抓了进去。抓进去做什么呢?以前有句话叫“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有钱人家都不想自己的孩子去当兵,抓进去的人就被卖给这些有钱人,顶替他们的孩子去当兵。
  被抓壮丁后,我被编到成都的一个补充团。这个团从成都出发,到万县上船到江西九江下船,之后转乘火车到江西南昌。
  在南昌,我被编进国民党的76师462团1营3连,每天学习打靶。半个月后,队伍出发。在江苏溧阳我经历了第一次战斗(1937年,淞沪会战后期、南京保卫战前期的外围战斗)。
  我们抵达溧阳时是晚上,开始在附近的一个小山上挖筑工事。天亮的时候,日本人发现山上有人,就开始用炮轰,我们就往山里躲。吃过早饭后,日本人开始攻山,占领了前面的小山头。
  下午,团里下令要把这个小山头夺回来。攻山的时候,我们连里有140多个人,等到攻下来以后,死的死伤的伤,只剩下了80多个。我就是在这次战斗中负的伤,子弹从我左胳膊里打进去以后又穿了出来。
  当时只知道打仗,并不觉得害怕。
  负伤以后,连长安排我到江西弋阳的医院治伤。伤好之后我归队,跟随部队转移到广西宾阳,在昆仑关附近和日本人打了两三天之后(著名的昆仑关战役)又退了下来到了湖南永兴。
  在永兴我又负伤了。当时我们驻扎地点和日军隔河相望,那天下雨,正好换防轮到我进碉堡。日本人开始进攻,一颗炮弹炸翻了碉堡,我头部负伤,头上和身上都淌了很多血。队伍上给我写了伤票让我下来到湖南衡阳的医院里去疗伤,伤好以后又跟部队转移到了四川荣昌。
  为生计参加远征军
  王羽坦言自己并不想当兵,很多时候,自己只想做个普通百姓过普通日子。但命运弄人,1943年,老人拿着借来的文凭,参加了赴印远征军,奔赴印度战场。
  在旧社会,当兵没有多大出息。我打心里就不想当兵。
  在荣昌驻了差不多一个礼拜,部队就又要出发。出发前一晚,我开了“小差”,跑到附近的一个小山上躲了起来。那是三月份,麦子都快熟了。我在山上,听到营地里吹吃饭号、熄灯号,还听见了几声枪响。第二天早上又听见吹了起床号、集合号、吃饭号。接着部队就出发了。
  等到天黑,部队已经出发,我从山上下来,敲开部队驻扎的庙前的老王家里的门。我平常常去老王家帮忙劈柴挑水。
  老王看见我大吃一惊。他问我怎么还没走,我说我开小差不去了。老王说,昨天开小差被抓回来的都被枪毙了,那几声枪响就是枪毙人的。国民党开小差跑的,抓回去就活不了,我能跑掉也算命大。
  老王对我很好,收留了我。见我身上还穿着军装,还拿来他小孩的衣服给我换上。在他家歇了两天,我就跟老王告别,说要去重庆。他一家对我这么好,没什么可以报答人家的,我还是给他夫妻俩作揖磕头算是感谢。
  到了重庆,我在朝天门码头上靠替坐轮渡的乘客扛行李、找旅店维持生活。个把礼拜以后,我在码头上遇见了张尚德,甘肃天水人。我们原来在一个连上,他是司务长,部队到重庆的时候开小差下来了。
  他有个哥哥在重庆江北的金陵兵工厂(又称21兵工厂),他下来之后,便被介绍到21兵工厂开磨车。张尚德把我领到江北的一个老师傅家里安顿下来,让我在老师傅家里食宿,费用他来出。
  等到兵工厂招工,招三个工种:粗工、技工和徒工。张尚德介绍我报名做了徒工,我被分配到步枪厂的蘸火部,负责砸焦炭。这时候已经是1941年了。
  之前在兵工厂工作的一个人,后来到印度当了兵,远征军。他写信回来说那边生活很好,穿的衣服和鞋都是美国供应的,每个月还有30多块钱的工资。
  我听了之后就光想去。四处打听,终于打听到成都还在招收远征军。于是和朋友们告别,决定动身去成都。
  坐车太贵,我又没有多少钱,就走路去成都。每天走一百多里路,脚上都磨得起了泡。快到成都的时候,我遇上一个姓李的,他也是去成都的,找他表哥。我们结伴而行,天黑的时候到了成都,一起住了旅店。
  第二天,我们分头行动。他去找他表哥,我去成都西教场报名。但到了西教场才发现,西教场门口竖了块牌子:招收暂停。
  晚上在旅店和姓李的碰了面,听说我没能报上名,他答应第二天去求他的表哥给我找个吃饭的地方,他表哥是成都警察局的一个警官。后来,我就被介绍到了成都下西顺城街警察所,每天在派出所门口站岗。
  站了几天之后,一个拉黄包车的路过,看见我在站岗就停下来问我:“哎,你不是王兴世吗?”
  我一看,拉黄包车的竟然是叶凯,我们一起被抓的壮丁,他后来也开小差下来了,在成都给一个当官的家里拉黄包车。
  过了没多长时间,招收青年远征军的又开始了。我去报名,但人家要文凭,要介绍信。我没上过学哪里有文凭。
  我找叶凯商量,他想办法给我找了一个文凭,是朱传松的名字。我又找警察所的所长给我开了个介绍信,于是顶着朱传松的名字报名参加了远征军。这时候已经是1943年了。
  飞越“死亡航线”穿越印缅森林
  1942年5月,滇缅公路被日军切断后,中美两国政府被迫在印度到云南之间,开辟出一条空中战略物资转运的空中航线——“驼峰航线”。据战后美国官方的统计数据,在“驼峰航线”上一共损失飞机468架,平均每月达13架;牺牲和失踪飞行员及机组人员共计1579人。王羽赴印时走的便是这条有“死亡航线”之称的路线,同行的另外一架飞机险些失事。
  在印度和缅甸的原始森林里,王羽经历了他一生都从未见过的恐怖光景。
  1943年9月,我们从成都新津机场乘坐美国运输机飞往印度。那次飞往印度的一共有两架飞机,一共运载了三四百人。
  运输机上没有座位,我们直接坐在机舱的地上,也没有安全带。飞机一颠簸摇晃,我们就跟着在飞机里晃来晃去。
  过喜马拉雅山的时候最难受了,我们从飞机上就能看见喜马拉雅山,当时什么也没带,也不让带,就一个人发了一个棉背心。在机舱里我们冻得浑身冰凉。飞机飞过喜马拉雅山以后才好了一些。
  其实,冷一点还不算什么。最危险的是日本人还在喜马拉雅山那里拦截我们,一块起飞的另一架飞机就在喜马拉雅山那被日本人的高射炮打了下来,只好返回昆明,直到第二天才又飞到印度。
  飞了六个小时以后,我们飞到了印度的雷多。驻印的各个兵种开着汽车在机场等着我们,喊我们上这个车,上那个车。我们上的汽车车牌上写着“辎76团”。
  在“辎76团”驻地,我们被要求洗了澡,每人发了三身衣服一双鞋。接着就被送到了汽车学校,学习了三个月的驾驶技术,然后被分到汽车六团。我还当上了汽车六团一营三连的中士班长。
  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每天给前线运送弹药和给养。战斗部队在前面前进,我们就在后面跟着送给养。
  缅甸的原始森林给我留下的印象最深,没有人烟,到处都是野物。白天的时候,我们在森林里开车,那些猴子就在树上跳来跳去。猴子太多了,成千上万的。到了晚上我们一开车灯,那些黑熊、猴子就全在灯光前站住了。睡觉的时候,猴子还会钻到我们的帐篷里面找吃的,我们拿手电筒一照,它们“唰”的一下就都跑掉了。
  印度的大象很多,我们开车在路上会遇到骑着大象做买卖的。他们在大象的背上弄个小屋,平时就住在象背上。印度的森林里还有很多蛇,有一种蛇跟蟒蛇差不多大,但是不是蟒蛇。它们很会隐蔽,盘在草地里,别的动物从旁边一过,就被它吸到肚子里去了。
  在印度,还有人拿机枪打过这种蛇。打死以后,在蛇肚子里还发现了日本人的钢盔。
  在缅甸密支那的时候,我们需要开辟一个停车场。开辟停车场的时候,还在战壕里发现了日本人的尸首和军官的指挥刀,大概有四十多具。因为是热带,尸体都已经成了骷髅。有些骷髅是吊在树上的,估计是隐蔽的时候隐蔽在了树上,被打死了。我们把这些尸首就地掩埋在战壕里了。
  那时候,日本已经没有了反攻的力量,美国的飞机天天轰炸,日本人只能被动挨打。
  辗转落户临沂想寻老友
  抗战胜利后,被命运裹挟的老人又经历了解放战争。如今,早已退休在家的老人,最大的心愿就是能与自己以前的战友取得联系——倘若他们尚在人世的话。
  1945年8月份的时候,我们还在缅甸密支那。8月14日中午,忽然到处都在放炮,我们一问才知道日本人宣布投降了,到处放炮是在庆祝胜利。
  我听到这个消息心里很是高兴。因为在旧社会当一辈子兵也没人管你。国民党那边的政策和咱这边不一样,当兵负伤了只要你伤好了他就不管你了。
  我就光想着能下来,找个合适的工作过日子。
  抗战胜利以后,我们开车回到国内,参加了修筑陕西潼关到河南洛阳的铁路的运输工作。
  1947年,在河南漯河,我们的部队被解放军陈赓的部队解放了。因为我会开汽车,解放军对我很好,让我继续在部队里干运输。后来,河南下大雪,汽车里热外面很冷,内外温差很大,我得了重感冒。解放军把我送到了医院,但伤好以后跟部队走散了,再也没联系上。我后来又辗转武汉、广州、南京、郑州、徐州谋生,最后落在了山东临沂,在临沂煤矿一直干到退休。
  这些都是历史啊,说起来都是七八十年前的事了。我现在已经是四代同堂了,很满意,身体也不错,各方面都很好。我的小孩都有工作,有的还退休了,我没有什么顾虑,没事的时候,其他老头还会找我来下下棋,我心里很满足。
  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想找找以前的战友。年龄大了,光想联系联系他们,不知道他们还在不在。
  我原来有个战友叫雷俊勇,后来在福建军区后勤处,我们前些年还联系过,但后来失去联系了。在济南的有个叫姜忠(音)的,他比我小两岁,今年应该是90岁了,1958年生活困难的时候,他还给我写过信,叫我给他买地瓜干。
  再就是杨绍珠、卢汉文、闫青海、罗荣祥。罗荣祥后来去了台湾,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
  人老了,念旧,就是想要找找他们。
  以上信息由中华功勋网提供,如果想要了解更多的收藏热点请多关注中华功勋网。
 版权与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或转载自其它媒体,其内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在此欢迎大家监督并投稿提供正能量资料。

 信息资讯
改革开放40年“时代经典 工匠精神 三秦功勋建设者”颁奖盛典圆满举办
第五届“两弹一星”国防论坛在浙江大学举办
习近平倡议:开展民主协商,就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达成制度性安排
习近平:和平统一之后,台湾将永保太平,民众将安居乐业
习近平:台湾问题是中国的内政,不容任何外来干涉
人民日报社论:推进祖国和平统一进程的重大宣示
习近平:在新的起点上做好军事斗争准备工作
人民日报钟声:让科技创新为全人类赋能
 
 
Copyright © 2010-2019 www.zhgx.net 中华功勋网 版权所有
资料投寄邮箱:2833198458@QQ.com  咨询电话:18991999012
本站部分信息来源于网络,提供的所有信息仅供大家参考,具体政策请以相关文件为准